阿司匹林

warm on cold night

无义圣人

夏天了。就快要夏天。我坐在干燥的空调房里等下雨,云从远处飞驰,从灰蓝渐变到白,而我觉得冷。像很多个下午一样无所事事,我在时间的旅程中等,等雨,或者是一片混乱的雾,像你和我一样,乱七八糟扑朔迷离。

太自私了

哥哥蠢蠢的,笨笨的,其实也还是不会长大,呜。

或许,他不是明星,只是微博上的一个博主,会不会就不用把自己的想法删掉,会写出不能说的话呢。他深谙自己的影响力,却被拘束在这个阴森可怖的体制下,难以与同龄人沟通,他所受的伤痛会比我多得多,这是我感到心疼的一点。

我不要 不要你谈恋爱 你不要谈,好不好?

我自生命所降下时,就在持续无限的奔跑。
是为什么呢,要跑到哪里去呢,我只想了一秒钟,风就把他们带走了。
这条路我跑了很久了,跑到我已经忘记停留是怎样的一种持续动词。我在空气的缝隙里疾驰而过,像一头发疯的鹿。
好在我没有遇见过障碍物。实际上,也没见过活的东西。这样一讲,“一头发疯的鹿”的形容是不准确的。因为我只是在想象中模糊的觉得和一个影子相似。我只是跑啊,在这无尽的生命中。
直到很久很久,我好像看见一个影子。他离我很远,大概是一个人吧,我想。但我无法停留,我只是一下子穿过他的身体,快到分不清他是影子还是有呼吸的人。
我闻到血腥味残存,在我被他T恤边角划破的右臂。

八月写下的关于冬天还在word里积灰,恍惚间就到十一月份,立冬过了。夏天不停在其他城市的阳光下疾行,好像对你的爱也在空气里随着beats一下一下升温,达到高点。
我在这份透不过气的一片暖黄爱意中分不清方向,甚至不知道爱的是谁,爱的是什么。我好像在爱你,好像在爱爱你的这份感情,或者是,大概如此吧,我只是在爱美。爱美罢了,这样的爱肤浅,可是于你,美又是不一样的含义。

1106对我代表着什么,也不知道。数字而已,数字而已,和1234没有区别,可是眼泪告诉我它是我明晃晃的爱与真心,它是阿。

祝你今晚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以后快乐,祝你永远快乐。